首页>橄榄文化>油橄榄历史>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余年


纪念周恩来总理引种油橄榄50周年

邓 煜

  50年前的今天,新中国的第一任总理周恩来心系人民健康,把油橄榄从异国他乡引入中国,并亲手栽植了一棵橄榄树,架起了东西方文化和科技交流的桥梁。半个世纪,先后有两位总书记和两任总理亲自关心支持油橄榄产业发展,把它上升为关乎民族健康的国家意志和战略资源,当地群众把油橄榄树亲切地称为“总理树”。长期以来,陇南人民百折不挠,坚持不懈,种橄榄树,采橄榄果,榨橄榄油,制橄榄茶,用勤劳和汗水践行着周总理的夙愿,用创造传奇的精神讲述着“总理树”的故事!

  一、周恩来总理的油橄榄情结

  (一)阿方党政军齐动员组织苗木

  1963年12月13日至1964年3月1日,周恩来总理在陈毅副总理等的陪同下,对非洲、欧洲和亚洲14国进行友好访问。所到之处,郁郁葱葱的油橄榄树和悠久的油橄榄文化给周总理留下了深刻印象。1963年12月31日,周总理第一次来到被称为“山鹰之国”的阿尔巴尼亚,开始了为期9天的友好访问,在我驻阿大使馆为周总理举行的元旦欢迎晚会上,周总理问前去参加晚会的徐纬英教授来阿做什么?徐教授向周总理汇报了来阿考察油橄榄栽植、加工等技术的情况,这再次加深了周总理对油橄榄的印象。与此同时,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一书记霍查和部长会议主席谢胡,在与周总理会见时也谈及油橄榄的有关事宜,阿政府为回报中方长期对阿国的无私援助之情,决定以部长会议主席谢胡的名义赠送周恩来总理1万株油橄榄树苗。

  1964年1月9日,正值阿尔巴尼亚的冬季,降水较多、气温较低、土壤湿度大,给苗木的起运造成了很大困难,阿政府为保质保量尽快将苗木运抵中国想尽了各种办法。当时,他们动员了发罗拉、爱尔巴桑、贝拉特三大农场的职工及农场所在区的党、政、军、机关干部齐动手投入到苗木的组织和装运工作中,仅用了10天时间就完成了1万多株4年生苗木的剪枝、起苗、包装、运输、装船等全部工作。1964年1月19日装上“发罗拉”号轮船,1月26日轮船驶离“发罗拉”港口,在遇到红海、印度洋和赤道附近的高温天气时,船长、政委,全体船员以及船上的中国同志,都齐心协力帮助专家给苗木浇水。经过22天的长途跋涉,轮船于1964年2月17日到达广东湛江港,2月18日在湛江港举行了隆重而热烈的苗木交接仪式。

  (二)为迎接中阿友谊树做准备

  自从国内得知阿部长会议主席谢胡赠送周总理1万多株油橄榄苗之日起,林业部有关司(局),即开始做迎接苗木的准备工作。期间正值春节,有的同志因忙于油橄榄种植选点工作而放弃回家探亲;有的抓紧一切时间,对我国先期引种的试验点进行调查研究,查找有关资料,整理编写油橄榄栽培管理的技术资料;1964年1月23日,林业部以(64)林国苗第3号《林业部关于安排引种油橄榄的通知》发至广西、云南、贵州、四川、浙江、湖北省(区)林业厅(局)和各引种场(站)。文件着重强调:“种植这批油橄榄苗木不单纯是引种试验,而是一项政治任务。为此,必须抓紧时间,立即进行具体布置,在指定承担种植任务的林场,要做好思想动员工作……”通知还要求承担种植任务的林场,派得力技术干部于1964年2月13日至15日在湛江市参加油橄榄栽培技术培训班,由我国早期参与引种的技术人员传授栽培管理技术和经验,并领取苗木押运回场。培训会议要求各引种场(站)严格按照林业部下发的《油橄榄栽培技术规程》做到适地适树,选好地,施好肥,种好树,主要做好以下两方面的工作:

  (1)种植点的选择。根据油橄榄的生物学和生态学特征,并考虑不同地区的气候与自然条件,适当集中种植,以便于管理、检疫和病虫害防治,选择了昆明海口林场、重庆歌乐山林试场、贵州独山林场、柳州三门江林场、桂林林业试验站五个国营单位作为生产性引种试验。同时,将少量苗木分配给中科院南京植物研究所、湖北省林科所、云南省林科所、浙江富阳亚热带林业试验站、广东湛江地区林科所、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7个科研单位,共8个省(区)12个引种点。

  (2)种苗的分配。这次阿方赠送的油橄榄苗木共5个品种,共10680株,其中:米扎1061株,佛奥645株、爱桑3390株、卡林3975株、贝拉1609株。各引种点因肿瘤病等烧毁484株,实际定植10196株。此外,根据中阿科技合作协定,阿专家随船带来油橄榄种子40kg,分别分发给昆明海口林场15.5kg,重庆歌乐山林试场16kg,南京植物研究所2kg,广东湛江市林科所1kg,江西省林科所2.5kg,四川省米易热作试验站3kg。

  当苗木运抵各地后,各级党政领导都很重视,在人力、物力、运输等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以最快的速度将苗木运至各个种植点。各地商检部门主动配合各种植点,并与种植点职工逐株检疫病虫害情况,对患有严重肿瘤病的植株及其包装物等,都坚决予以烧毁,不留后患。各引种点在种植前都举行了隆重的种植仪式,有关省、区党政和有关部门的主要领导都参加了种植活动。1964年2月28日,在云南滇池之滨的国营海口林场,阿尔巴尼亚两位专家同省、市领导、科技人员、林场职工一道,在林场的山坡上一起铲土、浇水,并肩种植友谊树。林场附近的十八中学的少先队员特地赶来,按照阿尔巴尼亚习俗,同阿两位专家一道种植了第一棵油橄榄树苗。2月22日上午,国营柳州三门江林场举行了隆重的种植仪式,少先队员与阿两位专家首先示范种植了第一、第二株油橄榄苗木,接着工人、干部、部队官兵等同阿专家一道栽种了1900多株油橄榄苗木。在各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各引种点于3月上旬基本完成了1万多株油橄榄树苗的种植任务。这是迄今为止我国在木本植物方面规模最大、数量最多的一次引进,而且根部带宿土入境的引种,在我国引种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三)周恩来总理栽植油橄榄样板树

  1964年3月1日,周恩来总理一行结束了亚非欧十四国的友好访问回到昆明,2日晚得知阿尔巴尼亚护送油橄榄苗木的两位专家正在昆明海口林场指导职工种植油橄榄树苗时,便连夜召集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闫红彦、副省长刘明辉及林业部国营林场管理总局副总局长刘琨等同志了解情况,决定第二天接见专家,并去林场种植油橄榄树苗。3月3日上午,周恩来在昆明饭店接见了两位专家后,不顾疲劳,与阿两位专家同车前往位于昆明市郊60公里的海口林场。途中周总理不停地向两位专家询问油橄榄的生长习性及种好管好油橄榄的有关技术问题。周总理说:“现在,在这里种植油橄榄有几个问题值得研究:第一,树能不能成长?第二,到时候能不能结果?第三,能不能培养出第二代?第四,第二代能不能成长、结果?这些问题现在都不能解决。以后解决了,我也不会知道了。”

  周总理如此关心油橄榄的引种和发展,并身体力行地在昆明海口林场与阿尔巴尼亚两位专家和少先队员们共同栽下一株代表中阿友谊的油橄榄树。在现场,周总理对林场副场长说:“每棵树都要有记录,要像保护四岁的小孩子一样,细心地照管它。”林业部每半年把油橄榄生长情况向国务院汇报一次,1964年林业部几乎每个月向总理办公室汇报一次,直到“文化大革命”时期仍坚持半年或一年汇报一次,并简要告知阿方。

  (四)要派人去学习种植油橄榄树的技术

  1964年3月3日,周恩来总理在与阿尔巴尼亚两位专家同车前往昆明海口林场途中,阿农业部林业局总工程师伊利亚?纳科对周总理说:“我们想,中国最好派一个专家组到阿尔巴尼亚去学习一两年……”周恩来说:“对,要派有林业知识的人去。”时隔22天的3月25日,周总理在接见阿尔巴尼亚国立地拉那大学代表团时,谈了很多关于阿赠送我国油橄榄树苗的事。周总理说:“我们决不能自满,天涯处处有芳草。我们要派人到阿尔巴尼亚去学习保护和种植油橄榄树的经验,要把住几关:首先要土壤、气候适宜,搞错了就不能活。第二,要成活率高,一百株中活十株也不到,那不行,至少也要活50%u0,种好要使它结果。第四,要出油,其中有的可能出油少。第五,不止一代,要二代、三代也不变质,不退化。这是林学家的事,我同徐纬英都说了,要过五关。种植油橄榄,温度、地下水、雨量等都很重要,温度在40度以上是不行的。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专家,不去学习是科学家的自大思想。派去学习的人,要有林业方面的知识,有实践经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周总理曾先后三次谈到,要选派有林业知识的人去阿学习……

  1964年3月上旬,林业部率先落实周总理指示,选派林业部国营林场管理总局的李聚桢同志参加对外经济联络总局在京举办的阿尔巴尼亚语培训班。同年10月16日,由林业部、中国林科院、四川省林科所、广西桂林林业试验站,各派一名林业技术人员组成的赴阿尔巴尼亚学习油橄榄栽培与加工技术小组,一行四人离京赴阿尔巴尼亚学习一年。

  (五)一定要种好管好油橄榄树

  1964年3月3日,周恩来总理在云南昆明海口林场亲自种植了一株油橄榄树苗,并指示油橄榄要过好“成活、生长、开花结果、高产稳产和传宗接代五关”。“每株树都要有记录。要像保护四岁的小孩子一样,细心照管它。”在周总理一系列指示精神的鼓舞下,各引种单位、有关地方党政领导和广大科技人员,都把引种试验油橄榄当成一项光荣而重要的政治任务,精心种植,认真管护,科学试验,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攻克了一道道技术难关,引种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

  由于试验示范取得了初步成功,随后我国开始大量引种栽培油橄榄,在1956—1987年的30年间,我国先后引入有登记的油橄榄品种156个(现全国广泛栽培的品种有20多种),发展油橄榄的热潮在长江以南各省区全面展开。半个世纪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油橄榄产业的发展,先后有两位总书记和两任总理亲自关心支持油橄榄产业,把它上升为关乎民族健康的国家意志和战略资源加快发展。

  中国引种油橄榄成功,得到了国际油橄榄委员会的认可,在其制作的世界油橄榄分布图上标注了中国油橄榄分布点,正式确认中国为世界油橄榄分布区。联合国粮农组织植物资源司的专家认为:“油橄榄在中国引种成功,是世界引种科学上的一大成就,它是将在一种气候条件下塑造的物种引种到另一个不同的气候区的成功范例!”。油橄榄在陇南的引种发展充分印证了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L?丹尼斯的论断:“油橄榄的重要作用在于它能对那些不适合种植其它作物的土壤提高其使用价值”。油橄榄在位于亚洲大陆腹地的甘肃陇南“有效地活了下来,并形成地域特色产业,为那里的人民造福”!

  周总理引种油橄榄的故事,充分体现了总理关心人民生活,与人民心连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为人民服务”精神,这种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心系林业,带头种树,改善环境的行动,为我们树立了光辉榜样。

  二、陇南油橄榄产业方兴未艾

  (一)产业化发展

  在国家有关部委和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40年来,陇南市把油橄榄产业的发展作为解决适生区群众脱贫致富的特色产业,精心谋划,科学布局,强力推进,取得了喜人成效。截至2013年,全市油橄榄基地面积已达到35.42万亩,年产鲜果12000吨,生产初榨油1800吨,产值6.6亿元。陇南油橄榄种植面积占全国96.8万亩的36.6%u0占全国13333吨的90%u0量占全国2000吨的90%u0全国12亿元的55%u0国第二位,鲜果产量、产值和橄榄油产量、产值均居全国第一位。全市现有9家橄榄油及其系列产品加工厂,拥有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和中国制造的13条初榨油生产线,建成了亚洲最大的初榨油生产线和世界最先进的油橄榄苦甙萃取工厂。市、区成立了油橄榄研究所,取得了10多项科研成果,获得省政府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市政府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引进品种112个,建成了亚洲收集油橄榄品种最多的种质资源基因库,申报了6个省级良种;研制成功了油橄榄专用肥,引进了世界先进的水肥一体化智能节水灌溉设施,研发出了食用橄榄油、保健橄榄油软胶囊、橄榄油系列化妆品、洗涤用品、橄榄茶、橄榄酒、制药中间体等7大类50多种产品,在品种引进、种植技术、橄榄油加工、下游新产品研发等方面处于全国领先水平。陇南的油橄榄产业在增加农民收入、促进扶贫开发和新农村建设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二)未来的目标任务

  近年来,陇南市委、市政府提出了“把陇南的油橄榄产业做到全国最强”的奋斗目标,围绕这一奋斗目标,计划用5年时间建设“一城两带三园四中心十基地(简称一城两带)”。具体建设内容为:

  1、建设“一城”。即把武都城区建设成为中国油橄榄城。2、建设“两带”。即建设白龙江、白水江流域油橄榄林带。3、建设“三园”。即建设油橄榄良种繁育园、科技展示园、油橄榄工业园。4、建设“四中心”。即建设油橄榄种质资源中心、国家油橄榄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县区油橄榄技术服务培训中心、全国油橄榄产品集散中心。5、建设“十基地”。分别以白龙江、白水江两条干流沿线十流域为重点,把生态环境建设与水土保持、小流域综合治理结合起来,建设武都区境内的拱坝河、苟坝河、姚寨河、福津河、北峪河,文县境内的洋汤河、中路河、丹堡河、让水河、白马河十流域生态——— 经济型“十园”油橄榄基地。

  50年已经过去了,总理当年栽植的幼苗已经长成了大树,每当我们回忆起周恩来总理生前亲手栽种油橄榄树苗的情景和对我们橄榄人的谆谆教诲,就更加激起我们对他的无限崇敬和怀念,激励我们将引进地中海沿岸的古老物种,扎根于北纬33?的河谷沃土,从北亚热带的阳光中聚集能量,用智慧探求和平之树的奥秘,用自产橄榄油为人民健康加油!

  (作者系中国经济林协会油橄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加工组组长,陇南市经济林研究院油橄榄研究所副院长、所长)


标签: